2021年12月03日  星期五
热门搜索:民主办会  规范运作  改革  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工作动态
宋志平:共同富裕下的共享企业建设
【添加时间:2021-11-25 】   来源: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分享:


很高兴来参加第五届《清华管理评论》管理创新高峰论坛。首先祝贺《清华管理评论》创刊十周年。《清华管理评论》诞生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之际,是一本坚持思想性和专业性、关注企业管理前瞻性和时效性的问题、贴近中国企业实践的高端管理评论刊物。最近这一段时间,共同富裕引发了热议,今天我想围绕“共同富裕下的共享企业建设”这一主题,和大家分享三段话。

image.png

       一、共同富裕的核心是共享

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,也是人类的共同理想。改革开放以后,我国经过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形成了今天的经济实力。党的十八大以后,我们加快推行扶贫事业,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。现在我们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在这个新的阶段里,我们把共同富裕的实质性进展作为其中的重要内容。共同富裕,我认为它的核心实际上是共享。

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“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”的五大发展理念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共享理念实质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体现的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。”共同富裕的核心为什么是共享呢?因为只有共享的理念,才能够使我们实现共同富裕。

从社会的发展阶段来看,现在我们到了一个高科技、新经济的发展阶段,在这样一个发展阶段里,人力资本成为资本中最重要的要素。过去是金融资本,现在是“人力资本+金融资本”,这两个资本都非常重要。过去我们叫劳动者,现在叫知识工作者,也就是人力资本成了我们这个社会中非常重要的资本。所以我们不光要让金融资本参与分配,也要让劳动者、人力资本参加分配,人力资本成为一项重要的要素。

从共同富裕的一个现实要求——希望打造成“橄榄型”的社会结构来看,我们也需要让人力资本参与财富分配。所谓“橄榄型”,就是中间粗两边细,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,其实这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些年,从全球来看,两极分化都比较严重。瑞士信贷发布的《2021年全球财富报告》中指出,到2020年底,全球最富有的10%的人群拥有全球82%的财富,其中最富有的1%的人群拥有45%的财富,而处于全球财富底层的50%的人群拥有财富占比不足1%,这就是今天我们的问题。处于全球财富金字塔顶尖的这1%的人口,他们的财富主要是怎么创造的?主要是以资本来创造的。而50%的这些低收入的人群,他们基本上没有资本收入,这就是今天的现状。所以,今天如果要创造一个共享社会的话,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要把人力资本放进来参与分配,否则并不容易做到。人力资本今天成了非常重要的资本,这就是我讲的关于共享大的逻辑。

二、共享企业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基石

在整个财富创造过程中,企业是最重要的。2020年我国企业的收入占全社会GDP的比重超过90%,企业研发费用占全社会总研发费用的比重超过75%。我们现在要想做大蛋糕,首先我们的企业要快速发展。在这个过程中,企业的积极性到底应该怎么来?这是我想给大家谈的问题。

企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这么多年来,围绕着企业的目的,我们有过很多讨论。结论也一直在变化。美国有一个大企业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,它在20世纪70年代成立,20世纪90年代提出来企业的目的是要让股东利益最大化,并不断重申这一原则。这对全球的企业影响很大,对我们中国企业的影响也很大。我们经常讲,企业的目的就是要让股东利益最大化。

但到2019年,美国的大企业商业圆桌会议修改了企业的目的,他们认为企业的目的应该是让社会更美好,企业要注重利益相关者的利益。所谓利益相关者的利益,就是包括企业所有者、员工、客户、供应商、银行、社区等等在内的这些利益相关者的利益。而其中员工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。也就是说,我们办好企业的目的,发生了重大的改变。做企业不仅要照顾股东的利益,也要照顾到管理者、技术人员和员工的利益。

西方人现在讲得比较多的是“觉醒商业”“觉醒企业”“觉醒企业家”。为什么叫觉醒呢?就是说不能只想到股东利益,而要想到利益相关者的利益,所以觉醒企业有三大底线,第一条是环保,重视环境保护;第二条社会责任;第三条是利益相关者。

我觉得,“觉醒企业”在我们中国当前的语境下,应该叫共享企业。因为在中国说觉醒企业,很多人不太懂指的是什么,如果给它加上合适的词汇,我认为那就是共享企业,就是让我们的所有者、让我们的员工、让其他利益相关者,都能够共享企业的财富,这是共享企业。

共享企业能够实现共同富裕下的共享,那么到底怎么去落实。我们提出了共同富裕的核心是共享,在中国社会里,其实共享可以通过企业这个平台,企业要建设成什么样的企业?要建设成共享企业,这是我们的一个大的逻辑。

image.png

三、共享机制是共享企业的活力

共享企业怎么共享呢?现在大家有在议论,尤其是共同富裕提出之后,社会上也有一些误解,比如说,是不是要“杀富济贫”?是不是要搞新的公私合营?是不是又回到“大锅饭”的年代?过去我们计划经济搞“大锅饭”、平均主义,使得社会没有活力,干多干少一个样,干和不干一个样,大家都记忆犹新。今天我们讲的共享,有没有一个办法,既能解决平均主义这种养懒人的制度,同时又能够让劳动者分到该分的利益,让社会更加公平,打造企业里的“橄榄型”结构,在初次分配时就能够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?有没有这样一个办法,既能够照顾到效率,又能够照顾到公平?我觉得是有的,这就是机制,就是企业的内部机制。

内部机制是什么呢?内部机制就是企业的效益和员工的利益之间的关系,如果他们之间有关系,这就有机制,如果没有关系就没有机制。企业的效益好,员工们的利益就多;企业的效益差,员工利益就少。到底机制该怎么打造?

其实说到机制,这并不是一个新的名词。早在清朝的时候,晋商就有很好的机制。比如说山西平遥票号,它设立了银股和身股,银股就是金融资本,就是东家,身股是谁呢?就是人力资本,就是掌柜的、账房先生和伙计们。年底分红的时候,银股分50%,身股里,掌柜的和账房先生相当于管理骨干和技术人员,分25%,伙计们就是广大员工分25%,就这样一个分配机制,形成了一些很强大的晋商,他们发展非常之好。这是一个有年头的例子。

改革开放以后,国有企业的改革始终围绕着如何能够有一个让员工有积极性、创造性的机制而展开。不管最初的放权让利也好,承包制也好,这些其实根本的想法都是打破“大锅饭”,解决过去传统的干多干少一个样,干和不干一个样,激励我们的干部、员工有积极性。以前我们搞的“劳动、分配、人事”三项制度改革,也是围绕着这个核心而进行的,当然今天看,我们还在做,说明这不容易。但是除了这三项制度改革之外,今天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中长期的激励机制,就是在企业里边,我们要有中长期的激励计划激发员工积极性和企业活力,比如说科技分红、员工持股、管理层股票计划、超额利润分红权、跟投等等。这些是今天我们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里,围绕着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里来所进行的工作,这个工作是非常之有效的。在企业的机制里边,我想给大家讲几个例子。

     华为是大家都熟知的企业。华为发展很快,而且自主创新也很好。这个企业究竟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?我觉得基于两点,第一点是企业家精神,有任正非这样的一个带头人。第二点是华为经常讲的“财散人聚”的机制,它是一个全员持股,任正非只持不到1%的股。2018年的时候,我曾经与任正非深谈过一次,谈到华为的机制问题。在华为,任正非常讲分好钱,就能够挣更多的钱,把利益要分好。华为这家企业发展得很好,而且众志成城,除了有任正非这样一个企业家之外,那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好的机制,机制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     地方国企里也有很好的例子,那就是烟台的万华。这家企业过去是做人造革的一家小企业,这些年快速发展起来。2018年6月份,习近平总书记专门视察了万华,在万华讲了一段话,高屋建瓴,非常精辟,总书记说:“谁说国企搞不好?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,抱残守缺不行,改革能成功,就能变成现代企业。”万华这家企业,今年上半年做到了135亿元的净利润,估算下来,全年约有800多亿元的收入,号称中国的“巴斯夫”。它如何从一个小的人造革企业,发展成为中国的“巴斯夫”呢?我问过万华的董事长廖增太。他说,其实就是因为机制。它有两个机制,其中一个是科技分红,技术人员创造了财富,提15%奖励这些技术人员,而且一分5年,这个是很有力度的。所以,万华技术创新做得非常好,万华有个研发大楼,这个大楼经常是通宵达旦,灯火辉煌。很多化工产业的新产品,万华都能够做得出来,而且产品附加值也比较高。所以,它的效益也很好。

中央企业做得好的代表企业是海康威视,它过去是一个研究所,18年前搬到了杭州,杭州市场经济比较发达,那个时候就推行了15%的员工持股。后来公司上了市,上市之后又做了四期的限制性股票,分给这些骨干和员工,同时在创新业务里推行了跟投。也就是说,这家企业一路上的机制非常的好。海康威视每年有100多亿元的利润,市值也有三千亿元左右。

列举这些例子想说明什么呢?实际上我们在做企业的过程中,如果有一个正确合理的机制,企业能快速发展,金融资本的所有者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,同时,公司的管理层、骨干和员工,大家也能够分享企业的财富。像这样的一种机制,就可以打造共享企业。

有时候,所有者可能会有一种误会,如果将企业利益分享给这些员工,会不会把自己的钱分给他们呢?其实则不然,因为共享企业有好的社会环境,获得社会支持,有很好的员工的积极性,那么企业的创新能力、竞争力和效益就会更好。我们发现,在中国好企业绝大多数都是机制好的企业。中国民营企业非常之多,民营企业有机制这种天然的基因,但不见得每一个民营企业都有好的机制,这还取决于所有者的开明程度和设置的机制是否科学。是否建立一种科学有效的机制,这非常重要。

这么多年我的经验是,做好企业关键是机制,有机制,做企业不需要神仙,没有机制,有神仙也做不好企业。没有机制,光号召大家是不行的,长期来看,企业要做好,靠的是“精神+机制”,企业里边既得有精神文化,又得有机制有物质激励,这是根上的事。大家到企业来工作,是有一定物质需求的。我们到底怎么分饼,怎么把饼做大,大家也一直在议论这样的问题。分饼是一个机制,有一个好的机制,饼就会做大,做大饼之后,每一个分饼的,包括所有者,包括员工,分得的份额又会更大,这就是我们根上的逻辑。

       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关于共享企业的一些基本想法。我也希望我们的企业家能够有情怀,在这个时刻大家要处理好多赢和共赢的问题,不光是说考虑到自己那一块,也要考虑到社会,也要考虑到广大的员工。其实调过头来看,共享对我们每一个企业家、每一个所有者来讲,都会更好。这就是我们讲的,企业的目的是让社会更美好。    

 


京ICP备14027375号-1    版权所有: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   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   主办